專訪簡上仁學長








2016.04.02 田園樂府團體演出




咱兜 唱片專輯




陳達與簡上仁

專訪簡上仁學長
人生就要有不後悔的志業
文/邱雅婷‧攝影/張政文 (工工72)、簡上仁提供
學歷:
‧逢甲大學財稅系
‧國立師範大學音樂碩士
‧英國雪菲爾大學民族音樂學博士
現職:
‧中山大學、國立台北師院等校兼任教授
‧田園樂府團長
獎項:曾以「台灣的囝仔歌」專輯獲「金鼎獎優良唱片獎」、二○○二年獲廣播金鐘獎,「非流行音樂節目獎」及「非流行音樂主持人獎」、二○○四年獲文化總會頒發之薪傳獎等。
出版品:著有《台灣鄉土兒歌合唱曲集》、《台灣音樂之旅》等專書,與《咱兜》、《台灣的囝仔歌》、《簡上仁的音樂之旅-台灣的歌‧阿仁的故事》等曲作、演唱專輯。

心情親像一隻船行到海中央……1983年潘越雲以一首《心情》讓台灣民眾重新了解台語歌曲美麗之處。嘉義大林出身的簡上仁,就是《心情》的作曲人,更將推廣台灣傳統音樂作為終身職志,創立田園樂府樂團,在全台表演,要讓台灣人知道台語歌曲也能很美很有文化。

深入DNA的孩提記憶
「火車欲行行鐵支,五點五分到嘉義,嘉義查某真標誌,若欲嫁人就寫批來通知。」說起簡上仁學長的音樂之旅,就要從他的小時候說起,由於母親常會念歌謠、猜謎也愛講故事給孩子們聽,長久下來一些民間文學及音樂的素材就深植在簡上仁學長的腦海中。
加上鄉下地區經常可見到布袋戲、歌仔戲、民間說唱、弄車鼓等表演,簡上仁學長分享記憶中家中對面還有一個南管樂隊。南管在迎神賽會繞境為了防止太陽照射,所以需要以竹竿撐著帆布遮擋,小時候就很喜愛去撐帆布,自然而然的就與這些社會音樂文化接觸,並融合在記憶裏頭。

天助自助人助
簡上仁學長雖然喜愛藝術和音樂,但在台灣早期學習藝術和音樂的人都是較為富裕的家庭才能學習。直到初中時由於每天上學途中都會經過樂器行,啟發了買吉他的心思,那時一把吉他要價150元,過了一個暑假竟漲價為160元,永遠都趕不上物價的上漲,於是簡上仁學長就尋求鄰居朋友的資助,邀約他一起合資買一把吉他,沒想到鄰居很豪爽的買了兩把,幫他補貼了他不足的部分,終於擁有人生第一把吉他。
有了樂器那要去哪裡學呢?於是又存了50元,簡上仁學長就到大林中學樂隊楊老師家詢問他是否能跟他學習, 心想不管能學幾次都好,楊老師看簡上仁學長年紀還小,就讓他先跟著上課,課後,楊老師說:「簡上仁你就留下來學,雖然你還是小孩但你能力比他們都好,你不用錢啦。」
由於鄰居和楊老師的幫助,對簡上仁學長在音樂,甚至人生的這條道路上有了深刻的影響力,「人助我,我也助人」。

轉捩:狂歡後的寂寥
在找尋志業的路途中,會有很多時刻是需要與自我對話的。大學時期的簡上仁學長,也如同現今的熱血青年一般,組織了獨立樂團,唱著搖滾西洋流行歌曲。就在大三那年,應邀參加中部聯合畢業晚會表演,結束返回宿舍,從喧鬧狂歡的舞台中回到寧靜寂寥的世界,開始想明年就要畢業了,自己的未來究竟在何方,這樣的表演真的能夠持續一輩子嗎?在自我對話中找尋出路,認為自己並非音樂系出身,西洋樂曲再怎麼唱也永遠唱輸外國歌手,於是在現實與理想的抉擇中,簡上仁學長決定選擇考取公務人員,並把音樂當作興趣與志業,且做與台灣土地相關的音樂。

金韻獎:開啟民歌手之路
1977年,簡上仁學長以一首《正月調》獲得金韻獎成為民歌手,也是金韻獎得獎後看到台灣歌謠的前景,回想1970年代台灣的台語歌曲多半都「俗夠有力」俗氣成為台語歌的形象。但更早期的台語歌曲並非如此。南管的抑揚頓挫,北管的壯闊豪邁,詩詞吟誦都不是這般低俗不堪的形象。
但簡上仁學長自己並非專業的歌手,上台難免緊張,說起自己首次登台,因為緊張更是僅用一個和弦唱了三首歌,他說小時候他的母親對她說過「咱較散赤(台語:窮困),但是要有自信,敢行出去,毋通擲著驚死,放去驚飛」,於是簡上仁學長都會在每次上台前,先在台下觀摩其他表演者的演出,平時也將要演出的歌曲背後文化背景內涵都清楚了解,齊全到能知曉,在舞台上與大家分享。這些都是透過不斷不斷訓練而來。而越是真實的東西越是能感動人,秉持著這樣的概念,將台灣優質的音樂文化推廣給更多人知道,這就是簡學長所想要做的事情。

策略推廣:機會也要自己創造
但想要推廣僅憑一股熱情是支撐不久的,母校財稅系畢業後,當個歌手可以但樂致力於推廣音樂會有人相信嗎?想到台灣社會重視文憑,於是簡學長就決定考音樂研究所,當時全台僅有師範大學有音樂研究所,而且每年僅錄取十名,經過三年不懈考試終於考取,此後又到英國攻讀博士學位。有了文憑之後就能在學術領域上推廣。
可是細想一個人推廣的力量還是微薄,於是,又創立了田園樂府樂團,在金韻獎後,簡上仁學長一個人推廣,但一個力量始終有限,組織一個樂團不僅推廣力量更大,在舞台上有較多的樂器一起演奏表演也更有氣勢,到目前,在全台也多達400多場的演出,紮實的推廣台灣傳統歌謠。
在台灣音樂文化教育推廣方面,簡上仁學長除了在清華大學、台北藝術大學等大學開課,定透過電視和電台在各個方面廣為宣揚,透過不斷去爭取曝光的機會,慢慢的扭轉台灣人對於台語歌曲俗氣的印象,讓更多更優質更優雅的歌曲被發揚。讓台灣的音樂靈魂被世界看到,這就是簡上仁學長認為這一生最重要的志業了。


簡上仁學長想要將台灣音樂的文化內涵給找回來,雖然沒有什麼商業價值,但志業就是已經將利益放在一旁了,沒有辦法上電視節目沒有關係,但要找優雅的詩詞進行譜曲,最早簡上仁學長在報紙上看到了向陽寫的詩《阿爸的飯包》,他覺得那就是他心中所想要的台語詩,譜了曲後,唱片公司卻說這歌曲好聽歌詞優美但不賣座,因為現在的客群都不時興這款。受到拒絕的簡上仁學長並沒有放棄,反倒是找了一群藝文界的朋友一起創作台語詩作,其中一首《心情》後來就成為了改變台語歌壇曲風重要起始點。
這首歌曲創作出來時,唱片公司並沒有被採納,於是簡上仁學長就參加民歌比賽改名為甘儂,反被滾石唱片的老闆聽到,幾番詢問知道原來這首歌是由簡上仁學長創作的,為了要讓這首歌曲成為指標,簡上仁學長要求潘越雲演唱這首歌曲,也給台語歌壇投下一個震撼彈,原來台語創作歌曲也這般的能優雅好聽。也是因為如此開啟了台語歌壇新的路線,不在以純粹低俗歌詞作為台語歌曲的主流,拋出磚玉吸引更多更優秀的作詞者創作更多優美的台語歌曲。

 
[← backup↑]

 


台北市逢甲大學校友會FCUAA/地址:10665台北市大安區復興南路二段65號12樓之5/電話:02-2708-2462;2708-3427/傳真:02-2754-8571/email:fengchia@ms22.hinet.net/聯絡人:潘秀英‧邱雅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