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產險領域勇往直前的勇士 專訪優秀校友華南產物保險總經理凃志佶學長









文/陳怡(本刊編輯,中文98)‧圖/凃志佶(銀保75)

在今年3月27日「逢甲大學金融主管畢業校友聯誼會」發起人會議後,母校在金融相關從業的優秀校友陸續披露。本期月刊的專訪對象亦是在金融界服務多年的校友─華南產險總經理凃志佶學長,本刊經聯擊後,安排於6月28日上午至華南產物保險位於台北市忠孝東路的總公司拜訪凃學長。凃學長是母校銀保系75年畢業,並順利考上保研所,退伍後進入產險界服務迄今,正如學長所稱:「愛我所擇,擇我所愛」。學長告訴我們,產險與壽險的最大不同是承保「責任與潛在危機」,其範圍幾乎無所不包,其所需涉獵與熟悉的領域,與壽險業相比,不可同日而語。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學長與夫人封淑媛學姊(銀保79),都是母校畢業的校友,又是一對令人稱羨的逢甲人夫妻檔! 以下是當天訪問的精采內容:

走進華南產物保險,凃學長詳細為我們介紹產險與壽險的不同之處。依現行法令的規範,產險和壽險分屬兩塊不同領域,兩者的業務目前僅在傷害險及健康險上有交集,產險以保人以外的所有物,凃學長所服務的產險公司,係隸屬華南金融集團旗下,除產險外,同時也有銀行、證券、投信、資產管理、創投及管理顧問等七大子公司及其他金融相關行業等,而產險承保項目包含車險、火險、工程險、責任險、海上保險、傷害險及健康險等,業務範圍廣泛,遇到的情形也較多元。

由於產險承保標的包羅萬象,承保的是「責任與潛在危機」之風險。例如曾經承保過美國知名職業棒球隊來台灣比賽的案子,比賽當天,如果因為下大雨而取消比賽,產險公司就必須要理賠所有已售出門票的損失、場地的租借費用等支出。另外,有時候也可能承擔了「道德性風險」的損失,例如被保險人為了詐領保險金而故意製造意外等,都是保險公司在經營上的風險。

「愛我所擇、擇我所愛」這句話恰恰是凃學長的生活寫照。學長自銀保系畢業後,順利考取母校保研所,當年錄取率很低,原本學長房子都已退租,準備入伍,沒想到同學看到布告欄上有學長的大名,急忙跟學長說:「你錄取了。」學長驚喜之餘,赫然發現自己沒有房子可以住,所幸在其他同學的幫助下順利解決問題。

畢業後學長先在太平產險公司工作11年,之後歷經幾年在業界的磨練後,進入華南產物保險公司任職。其中,在太平產險公司期間,取得赴德國慕尼黑再保險公司在職訓練之機會,學長憑著優異的表現雀屏中選,赴德國深造10個月,前4個月都在學習德文,接下來的4個月在慕尼黑總公司內部實習,爾後依照個人意願,分發至德國各地分公司見習。凃學長認為,這是自己一生中最好的歷練,認識許多人,也拓展了人際關係與人脈。另外,德國人作事的嚴謹和一絲不苟的態度,讓?學長留下深刻的印象。

保險業和經濟脈動是息息相關的。以2008年金融海嘯為例,景氣差時,保險的需求也會受到衝擊,客戶在保費預算上控管也較嚴格。天有不測風雲,當巨大天災發生時,也是產險公司必須發揮功能承擔損失責任的時候。誰能料想的到美國金融政治中心雙子星大樓會在911恐怖攻擊中坍塌崩解?誰能預期臺灣發生死傷逾千人的921大地震?但是學長說,每次的天災人禍,都促使作為保險公司守門員的核保人員思維與作法不斷轉變、進步,以尋求更適合產險業的經營模式,像是規劃產險公司透過「再保方式」將巨災風險分散,以降低保險公司承受巨額損失而可能面臨經營之風險,對於產險業長期穩定經營相當重要。

學長認為母校的授課方式使自己獲益良多,逢甲多聘請在實務界有豐富經驗的老師授課,以補足書本上不足之處,從而讓學生更能充分了解如何結合知識與實務之學習。甚且在當時,學校特別聘請中央研究院的研究員為學生講授「總體經濟學」,功力非凡,學長多年後仍記憶猶新。另外,上陽肇昌教授的課時,學長幽默地說,一定要全神貫注,不然絕對會被發現不認真!

學長以過來人的經驗勉勵學弟妹,在初踏入職場時,自身的專業及態度是最重要的,職場新鮮人當然會希望有快速的升遷,但也要反問自己,在專業、態度、積極性是否已做好準備?當這些要素已經準備好,機會自然就水到渠成。


 

學歷:

●逢甲大學銀行保險學系75級

經歷:

●台北房屋業務部及研展部基層

●AIU(現為美亞保險公司)

現職:

●華南產物保險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



 
[← backup↑]

 


台北市逢甲大學校友會FCUAA/地址:10665台北市大安區復興南路二段65號12樓之5/電話:02-2708-2462;2708-3427/傳真:02-2754-8571/email:fengchia@ms22.hinet.net/聯絡人:潘秀英‧王斯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