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介的甘苦談

⊙文/蔡文中(國貿80)‧圖/摘自網路


仲介的辛酸

仲介其實是一門辛苦的行業,雖然平常看仲介服務人員都穿著西裝筆挺,光鮮亮麗,其實背後也有很多看不到的辛酸。比如說陌生拜訪,常會遭遇屋主的白眼及甩門,這也需要非常好的抗壓性,遇有幸運的物件接回來就會先打掃房子,清空雜物,也要做產權資料,廣告排版,派發廣告,不畏風吹日曬的守現場,不斷地聯絡客戶看房子,說服,溝通,收了書面的斡旋單後也要與屋主議價,協調,再向買方做吊價,取得雙方的平衡,再進入簽約的程序。直到結算水電、管理、瓦斯等?費用才算真正的交屋完畢。很多人會以為仲介費很多很好賺,其實不然,因為仲介這個行業跟別的行業不太一樣,別的行業只要有服務就有收費,但仲介也只有成交才可以收費,否則所有的付出都是白費的,就算委託了100個物件,沒一件成交都是枉然。但是每個物件都需幫客戶服務,開銷是很大的,若100個物件能順利成交四、五個也只是「截長補短」,說不上大利潤的!仲介業是個0與1、每月歸零的行業,心理素質要很高才行!


與黑道老大的交易

記得成交的第一筆交易是在24年前了,當時只因為初入行什麼都不懂,店長就叫我先做租的案件,先不碰買賣的,因為買賣的案件需要更多的專業及技巧,如果客戶一問三不知,那就別想下回的服務了。

新手上路的第一天就是先看報紙的分類稿,看哪裡有房子出租,然後打電話去拜訪,一整個早上都被拒絕,說沒經驗沒資源不要。中午吃完了便當,再接再厲,終於電話那頭傳來了好消息,叫我去聊聊房子的事,就趕緊向店長報備,直奔客戶家,聊了才知道他以前是黑社會的老大,姓闕(在地的,在南港是大地主),年輕時因為好勇鬥狠,左腳被砍斷了,現在都需拿拐杖,兒女、老婆都不與他同住,脾氣不好常常罵人,因為沒人陪他聊天才把我找來。他有一間中南街的店面欲出租,這是他主要生活費的來源,知道他的境遇後也替他感到悲哀,雖然年事已高,但子女不願承歡膝下,想來也不勝唏噓感嘆啊!

因為房子空了許久,屋況很差,於是一整個下午就幫他打掃清理,也去買了一桶水泥漆,幫他把房子徹底粉刷了一遍,自己看了也挺滿意的,看了手錶都晚上8點多了,於是我找屋主來看,他只對我說了一句:「少年?!不錯哦!這房子就交給你處理,直到租出去為止!」雖然滿身臭汗,但是能得到黑道老大的肯定與讚賞,精神上的成就感早就超越了肉體的疲累了!當天回家,老婆還問我是去當仲介還是去當搬運工或油漆工呢?從此每天都去與屋主聊天,守現場,他都會拿參茸酒請我喝,拒絕他還會生氣說我不是業務的料。還教導我做業務要煙、酒、色、財、氣,還好我算善於察言觀色,就猛灌他酒,自己則淺嚐即止。想來也幸運,不到一星期就找到一位租客,賣藥燉排骨、魯肉飯的,還真是合適的對象!

這個案例讓我有所啟發:

1.黑道不要混!混不長久!而且會妻離子散!

2.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必先付出才會有收穫。

補充說明:

以前出租大都沒報稅,現在不一樣了,國庫空虛,需錢孔急,出租的注意事項如下:如果屋主說每月要實收五萬元的租金,那麼承租方所支付的總數為50000÷88%=56818

其中的12%分為租賃所得稅10%及二代健保費2%,這12%是由承租方代為繳納再將扣繳憑單交給屋主,而屋主的租金收入可以扣除43%必要費用後(也可列舉)再併入所得稅申報(即56818×12個月×57%=388,635元併入所得申報)

 
[ ← backup↑]

 


台北市逢甲大學校友會FCUAA/地址:10665台北市大安區復興南路二段65號12樓之5/電話:02-2708-2462;2708-3427/傳真:02-2754-8571/email:fengchia@ms22.hinet.net/聯絡人:潘秀英‧王斯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