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管理上的一個基本問題:合作和競爭

談管理上的一個基本問題:
合作和競爭
文/許士軍(逢甲大學董事、逢甲大學人言講座教授、台灣董事學會理事長)

人類生存必須要靠合作,這是常識,也是一條顛撲不破的鐵律。人類在地球上能夠幾千年來生存發展,而且成就繁榮的社會和文明,就是最好的證明。
然而,人們從實際經驗中也發現,人與人間的合作乃是十分困難的事實;勾心鬥角,謀求自利,在社會上每個場合每個角落每天不斷上演。在人類幾千年歷史中,不斷地處於競爭狀態,優勝劣敗,適者生存。從某種觀點而言,似乎競爭也是促進人類生存和進步的另一股巨大力量。
但是,整體看來,競爭獲勝的,往往是能夠發揮合作力量的一方。這樣說來,支配人類生存的力量,乃是合作,不是競爭。
在這短文中,之所以要談「合作」和「競爭」這兩種力量,主要由於它們正是「管理」所要面對──也要企圖解決──的一個基本問題。簡潔地說,管理的本質在於謀求人類組織如何達到「群策群力以竟事功」的境界,才能在競爭的環境中生存求勝。
我們可以從有關「管理」理念的發展中,反映出「合作和競爭」的辯證關係。最初,管理只是講求一機構內部的合作以提高品質,降低成本或增進效率,並未強調或重視競爭。但是等到1970年代之後,才發現,僅僅重視內部的管理是不夠的,一機構必須因應──或預應──外界環境的變化,才能生存和發展。其中最主要的一個外界環境變化,就是「競爭」。譬如在二十世紀後半,主導「企業策略」思想的是哈佛大學教授邁可?波特,他的兩本主要著作,分別就是談<競爭策略>(1980)和<競爭優勢>(1985)。
不過,人們也很快地發現,僅有策略──尤其是偏重於競爭面的策略,也是不夠的。有效的策略,還要能夠發展出相應的管理,才能將策略予以落實和貫徹。這時,人們想起,同樣是哈佛大學一位研究企業史的大師Chandler曾說的話:「結構追隨策略」,意即策略改變了,組織和相關作業系統也必須隨之調整。因此自1980年代起,在「策略」這門課內,又必須加上「管理」內容,成為「策略管理」。在這種思維脈絡下,策略代表主軸,管理只是做為策略的手段或途徑。
然而進入數位經濟時代後,上述思維似乎發生巨大改變或典範轉移。如馬雲在他所著<未來已來>(2017)書中所說,在這個世界裏「所有人都會在網路上發生關聯」,形成各種社群或平台,擺脫網前時代的僵化組織型態。因此在供需之間,不再以產品為核心,而可以形成更多樣更直接的連接或解決方案,也改變合作和競爭的關係。
譬如以企業所熟悉的供應鏈經營模式而言,相較之下,仍然受限於特定產品的原物料、製造與行銷路徑。今後在數位世界中,人們可以經由網路的開放,發展所謂平台經營模式,以需求為中心並容許供需進行差異化與個別化之結合,這時,合作和競爭的關係漸被模糊化了。
在另一更高層次上,企業更能打破產業之間的藩籬,在異業之間創造某種互惠共利的關係,如一般俗稱「狗替羊剪毛,由豬付錢」這種生態關係。在某種生態環境下,不同之參與者,有如在一座森林中之樹木花草和蟲魚鳥獸,他們之間並非處於一種單純的市場交易關係,而是在同一生態環境下各自生存發展,產生互利共榮的關係。
這種生態環境下的參與者,不像供應鏈模式下那種封閉狀態,而是開放的,只要有人能對於其他參與者帶來貢獻,它就可以被接納加入。
同時,又有靈長類動物學家德瓦爾(Frans de waal),窮四十年時間深入探索黑猩猩的群居生活,發現它們也懂得合作,因而得出經驗可以形塑大腦的結論,改變了人們原來認為自私是動物本位的看法。
更重要的是,人們發現,由合作所主導開放環境下,納入原來為競爭導向所排除的信任,包容和分享精神,使得真正的創新才有百花綻放的可能,因此創造了更高的整體成效和價值,這樣一來,整個改變了傳統上競爭和合作的本質關係。

 
[ ← backup↑]

 


台北市逢甲大學校友會FCUAA/地址:10665台北市大安區復興南路二段65號12樓之5/電話:02-2708-2462;2708-3427/傳真:02-2754-8571/email:fengchia@ms22.hinet.net/聯絡人:潘秀英‧邱雅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