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候變遷下應該為台灣尋找低碳新座標

氣候變遷下應該為台灣尋找
低碳新座標
文/黃正忠博士(KPMG氣候變遷與企業永續服務亞太區負責人暨安侯永續發展顧問公司董事總經理)
2019年四大會計師事務所KPMG全球總部針對近?1,300?位企業CEO進行年度調查,在風險排行中,環境與氣候變遷在風險排行中由2018年的第四位躍升為第一位,為五年來首次超越科技、屬地主義、網路及運營風險,被CEO們列為首要關注的項目。76%的CEO認為其公司成長取決於「轉型」的能力,從依賴化石燃料向低碳、乾淨能源轉型的能力。
對於觀察氣候變遷與企業風險長達二十年的筆者而言,一點都不意外。早在今年年初世界經濟論壇(WEF)公布的2019全球風險報告,依發生的可能性或一旦發生所造成衝擊大小的排名,二者前十大風險都同樣有六項是與氣候變遷及環境有關。會讓人意外的,是多數企業仍不積極採取相對的因應行動,特別是在碳管理及低碳技術的研發投資與轉型準備上。此點讓這項調查結果顯得格外諷刺與令人擔憂,因為氣候變遷的嚴重性遠超過企業的理解與想像,而且仍在快速惡化中。
紛亂的時代,很多人依然努力不懈,有些人徬徨無依,有些人則唏噓不如歸去。德國梅克爾總理去年底告別演說言猶在耳,民粹及種族主義卻持續發酵,氣候變遷加劇的事實,更凸顯世界各地反抗暖化政治狂人對於全球安全的威脅。
於是呼籲人們重視氣候變遷並發起罷課的瑞典16歲少女格雷塔·桑柏格 (Greta Thunberg) 快速崛起,她在2019年九月於紐約聯合國氣候峰會上對世界領袖與政治人物的「死亡之瞪」、對大人們「你們好大的膽子,敢毀了我們的未來」的怒吼,再次激起全球對氣候變遷的認識。諷刺的是,2019年諾貝爾和平獎301組被提名人中,少女桑柏格與美國總統川普同時入列,世界的紛亂至此簡直是徹底到骨子裡了。
就在今年五月上旬,在夏威夷毛納羅亞天文台(Mauna Loa Observatory)和美國國家海洋暨大氣總署(NOAA)的監測,大氣中二氧化碳濃度已空前突破百萬分之415(415ppm)。此濃度已超過2018年底科學家們呼籲聯合國須控制暖化在1.5度C的逃命?所必須嚴守的400ppm,且距2015年聯合國氣候公約巴黎協定強調須控制暖化在2度C的活命?以下的450ppm越來越近。未來十五年內全球若不能較2010年減碳40%-60%,地球面臨衝擊更大的天災劇變將成必然。
所有經濟活動要能減碳過半的轉型過程中,變革勢必劇烈,包括抗拒變革的手段。氣候變遷議題仍是2019年五月中旬澳洲國會大選生死戰的關鍵,現任總理莫里森領導的保守派自由黨因支持化石能源產業而打敗主張減碳對抗氣候變遷的勞工黨。氣候變遷的問題在下屆美國總統大選中又開始逐步發酵,儘管各油氣公司政治遊說的公關支出已受到密切監督,但是這場選舉仍又將是化石能源產業反對抗暖化的角力戰。
台灣沒有一滴原油,也不再開採煤礦,但是對於未來十年全球低碳轉型的?對關鍵期,除了太陽能與離岸風力等再生能源開發外,公私部門卻沒有明顯有感的總體策略布局,尤其是政治與民生敏感度高的化石能源補貼降低與去除的議題,政府無力處理,企業擔憂油水電價巨幅調漲衝擊出口競爭力,造就台灣沒有化石能源,卻成為世界化石能源最廉價的國家。減碳是避險,沒有白吃的午餐;低碳是投資,不可能不勞而獲。如果我們對於世界低碳壓力的警訊依然處變不驚,實在是對不起將不再仰賴化石能源的未來世代。
KPMG不斷強調「碳帳不能當混帳」的時代終將來臨,台灣企業必須即早進行低碳管理的總體布局,為化石能源補貼降低與去除後的高油水電價時代打好應戰的準備,從(1)低碳科技創新、(2)低碳投資、(3)碳管理與(4)碳抵減等四大面向同時並進,才能夠在未來的低碳競爭新氣候經濟中,奠定台灣企業所向披靡的低碳新座標。

 
[ ← backup↑]

 


台北市逢甲大學校友會FCUAA/地址:10665台北市大安區復興南路二段65號12樓之5/電話:02-2708-2462;2708-3427/傳真:02-2754-8571/email:fengchia@ms22.hinet.net/聯絡人:潘秀英‧邱雅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