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候變遷驅動石油公司低碳轉型的省思


文.圖/黃正忠博士(KPMG氣候變遷與企業永續服務亞太區負責人暨安侯永續發展顧問公司董事總經理)
爾近國際原油價格在每桶50到70美元大幅震檔,油價受人為操控的因素雖仍遠高於因應氣候變遷所驅動能源轉型的壓力,但頗值得玩味的是,歐洲石油業這二十年來的演變,背後的意義特別值得關注。
英國石油公司(BP) 前身是創立於1908年的盎格魯·波斯石油公司, 2000該公司的識別標誌有巨幅變革,更換為意謂太陽能與生質能的綠色能源標誌,大BP更改為小bp,並有了超越石油 (beyond petroleum)的新意涵。據此,bp即不斷加碼在新的綠色能源開發,賣石油超過百年的公司,要繼續成為供應超越石油的能源巨擘,轉型所需的動能與布局肯定是大工程。
芬蘭國營石油公司Neste去年股價大漲,遠優於全球名列前矛的石油同業,該公司最大的轉型特色就是運用專利技術,將在世界各地蒐購的動物與魚類脂肪(如棄置的內臟及殘肢)和非糧食型植物油轉化成再生柴油,開發了生質油的新利基,使其成為Neste的高獲利產品。以2018年上半年為例,生質油雖只占Neste總產能的一成五,但卻對該公司同期的獲利貢獻了近六成。生質油可減少溫室氣體排放六成以上,也讓Neste的股價在世界石油股中大放異彩。
第三家典範轉型的石油公司就是挪威國家石油公司Statoil,成立於1972。2009年將原先具油滴形狀的識別標誌變更為具雪花、水滴、及風車意涵的新標誌,該公司的能源結構明顯提高在水力與風能上的開發。去年(2018) Statoil正式改名為Equinor,分別是由代表兼顧萬物平衡的Equi及代表來自挪威的nor所組成,新名意謂自己是具有挪威尊重環境、社會與經濟均衡普世價值的永續型能源公司。這個變革對於股市交易有顯著比重是來自石油相關產業的挪威而言,是相當震撼的。
化石能源主宰了過去150年來的科技文明與生產及消費,綠色低碳永續的新能源,則是地球未來150年的希望。
巴黎協定代表著世界經濟正在石油經濟轉型邁向低碳經濟的臨界點,下一個成長浪頭完全取決於公部門的政策魄力與私部門的技術創新,才有機會突破轉型的諸多障礙與瓶頸。筆者一向強調低碳經濟的企業與產業全球投資布局,一定會逐低碳基礎建設而居,尤其是低碳電力的供應將成為政府發展低碳產業的基本條件,在碳有價後此趨勢會更加明顯。果不其然,專門針對投資人倡議永續發展的非營利組織「負責任經濟體聯盟」(Ceres)與專門從事清潔技術研究的公司Clean Edge,就在2016年6月出版了「2016電力業清潔能源佈局標竿分析」(Benchmarking Utility clean energy Deployment: 2016) (Ceres, 2016),主要目的就是分析美國30家最大的電力控股公司在全美旗下共119個發電事業的清潔能源佈局,提供給承諾100%使用再生能源的企業,做為設立新廠時的廠址選擇參考。我國企業不可忽視此報告的意義,其傳遞了一個務實的訊號,那就是新營運據點的考量,已經明確與綠電供應條件聯結在一起。
我國的企業與產業必須先確認與評估自己的公司和所屬的產業,短中長期會面臨甚麼衝擊。國際金融業將強化特定產業具有排碳重大性之揭露,包括:(1)能源:油氣業及電力公用事業(2)交通:汽車、鐵路?航空(3)金融服務(4)一級產業:食品、飲料、農業、金屬及礦業(5)次級產業:成衣?零售。外資對於高碳產業的持股減碼趨勢越來越明顯,同時也會提高對於高碳產業碳風險與機會資訊揭露的需求,這些都是我國企業與產業必須高度關注的發展。

 
[ ← backup↑]

 


台北市逢甲大學校友會FCUAA/地址:10665台北市大安區復興南路二段65號12樓之5/電話:02-2708-2462;2708-3427/傳真:02-2754-8571/email:fengchia@ms22.hinet.net/聯絡人:潘秀英‧邱雅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