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你該怕嗎?

武漢肺炎
你該怕嗎?
多了解一分病毒的來龍去脈,少一分無知的害怕
文/曹昌堯醫學博士(中山醫學大學副校長、內科學教授、EMBA高階101)
根據衛生福利部的統計,2017年台灣一整年死於肺炎的人數是12,480人,肺炎位居當年國人十大死因的第三名,僅次於癌症與心臟疾病,而且死於肺炎的人大多數是老人及患有重大傷病和慢性病的人。細菌和病毒感染是引起肺炎的主要原因,不幸是這些會感染人類造成疾病甚至死亡的病原菌,盤古至今,無所不在。

為什麼病毒和細菌無所不在?
科學家估計地球的歷史大約有46-50億年,大約40億年前開始出現病毒,35億年前或更早,開始出現生命的「共同祖先」,單一細胞生物,現在感染人類的各種細菌就是一種單一細胞生物。病毒比細菌更小,而且更早出現,所以病毒會感染細菌,嚴重時造成其死亡。隨著各種新物種的演化與誕生,這些病原菌也透過演化來適應並選擇不同的宿主,同時透過感染宿主來進行複製、繁衍。因此,基因一代、一代的傳遞,是物種生存的法則,在250萬年前人類的祖先出現後也逃不開這個宿命。人類出現後,原本感染其他物種的病原菌(包括病毒、細菌等),透過不斷的基因突變來進行演化與篩檢,最終出現可以感染並存活在人類細胞的新品種,其中,病毒因為是單軌的RNA或DNA,在複製的過程中比細菌更不穩定,更容易突變產生新的品種,A型流行性感冒病毒就是最佳的例子。人類的免疫細胞(包括B細胞及T細胞),會對感染過的病毒及細菌產生專一的抗體和殺手型T細胞,但是碰到突變後的新品種便無法產生效應了。這次武漢肺炎是從蝙蝠身上的病毒轉變過來的變種病毒,人類碰上沒有見過的病毒,只能乖乖地接受感染了。

病毒和人類及其他物種一樣,透過基因決定外型和行為模式。人類和猴子共享90%的基因,但是和黑猩猩共享98.8%的基因;所以黑猩猩和人類的長相與生活模式比猴子更類似。冠狀病毒(coronavirus)屬於網巢病毒目(nidovirales),所以這一類的病毒都長得很像,感染人類的模式也很像。它們因為有個外套膜,所以都怕酒精、怕胃酸,裡面有一個很長的單軌RNA,在所有的 RNS病毒中,它是最長的,大約有三萬個鹼基對。

武漢肺炎病毒到底從哪裡跑出來?
目前會感染人的冠狀病毒有七種,其中有四種是一般的感冒病毒,就是:HCoV-NL63、HCoV-229E、HCoV-HKU1、及HCoV-OC43,上述四種是我們(包括大人及小孩)一般感冒的時候就會得到的冠狀病毒,分別屬於 α-Covs及β-CoVs,感染後死亡率約為?0.03%。另外有兩種變異的重症冠狀病毒:SARS-CoV及MERS-CoV(中東呼吸綜合症病毒:以前稱為2012年新型冠狀病毒,2012-nCoV),兩者都造成高死亡率,約為9.6%。第七種則是最新的變異,也就是引發此次疫情的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死亡率介於流感與重症冠狀病毒之間,約為2%,WHO最近將其正名為COVID-19 (2019 novel coronavirus disease)。Nature雜誌發表的論文證實這隻病毒的最「近親」可能是一種雲南蝙蝠身上的病毒,叫做 Bat-CoV-RaTG13,相似度高達 96.2%。過去,我們都認為冠狀病毒演化到感染人可能要有一個中間宿主,換句話說從蝙蝠到中間宿主再到人,但是,當一個病毒上一個祖先跟它相似度達96.2%的時候,它直接從蝙蝠到感染人是可能的,也就是說不需要中間宿主。

當一個人接觸到具有人類傳染性的病毒後,會不會發病?有幾個重要的決定因素。第一:接觸的病毒數量,第二:病毒的毒力。病毒的毒力包含病毒的多種特性,例如:黏著宿主呼吸道黏膜的能力、穿進黏膜細胞的能力、複製增生的能力、致造及分泌毒性蛋白產生傷害的能力。第三:宿主的免疫力。第一項可以透過各種防疫動作來減少感染的機會;第二項可以使用抗病毒藥物來改善,第三項可以經由疫苗注射、治療宿主的共病症來提升免疫力。

為什麼有些人症狀輕微,有些人嚴重?
2019-nCoV利用第二型血管收縮素轉換?(Angiotensin-converting Enzyme 2, ACE2)作為入侵人體的門(接受器)。ACE2主要存在肺與氣道上皮細胞、腎小管上皮細胞?及腸上皮細胞。既然病毒進去的門是ACE2,所以ACE2在細胞表現越多的話,病毒就能找到越多的機會進到身體裡面,因此ACE2的表現或許可以跟疾病嚴重度程正比。有研究顯示抽煙的人ACE2的基因表現是比不抽煙的人高;另外在老鼠的研究,發現老鼠肺部ACE的活性,隨著年齡越來越高。或許從這些研究可以解釋抽煙的人、還有老人重症的機會較高。另外有研究指出男性華人ACE2?表現比較活躍,所以華人比較容易感染冠狀病毒、或導致死亡。

2019-nCoV這支病毒會不會像某些病毒一樣,例如:帶狀皰疹病毒,變成無症狀的潛伏,當人體免疫力變差的時候再復發?或是一再突變後弱化強度,之後每年反覆再來,例如:A型流行性感冒病毒。前者,依據同樣是冠狀病毒的SARS來看應該是不會;後者,相對於流行性感冒病毒,冠狀病毒在分裂複製時比較穩定,每年產生新變種造成大流行的機會比較低。

 
[ ← backup↑]

 


台北市逢甲大學校友會FCUAA/地址:10665台北市大安區復興南路二段65號12樓之5/電話:02-2708-2462;2708-3427/傳真:02-2754-8571/email:fengchia@ms22.hinet.net/聯絡人:潘秀英‧邱雅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