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應氣候變遷的綠色金融持續發酵

因應氣候變遷的
綠色金融持續發酵
文.圖/黃正忠博士(KPMG氣候變遷與企業永續服務亞太區負責人暨安侯永續發展顧問公司董事總經理、化工73)
眼看五月中下旬後新冠肺炎疫情有趨緩的跡象,然在六月中上旬又開始在許多國家竄升。新冠肺炎為全世界敲響了警鐘,企業面對非典型的經營環境,營運的風險雷達必須將非財務的要素納入考量,更應該將世界風險之首的氣候變遷納入風管與商業策略的一環,才能保障企業的可持續發展。
新冠肺炎係不可預期卻會大肆傳染的疾病,在本專欄曾提到的世界經濟論壇(WEF) 2020年元月15日發布的全球風險報告(The Global Risks Report 2020) 中,列名在造成衝擊排名之世界第十大風險,我們都已見證到這第十大風險的威力,對於圖1所示其他更重要的風險絕不可小覷。世界可能發生的前五大風險首度破天荒地全部與環境議題有關,分別是極端氣候、氣候行動失敗、天然災害、物種多樣性損失、以及人為的環境災難;以造成的衝擊排名之世界前五大風險也是破天荒地有四項與環境議題有關。
今年4月份經濟學人智庫(EIU)預估2020全球經濟總量因疫情將萎縮2.5%,國際貨幣基金IMF的預測則是全球萎縮3%。氣候變遷帶來的潛在經濟衝擊規模又會有多大?美國13個聯邦機構發布的科學報告估計,因森林野火、農作物欠收與供應鏈中斷等環境衝擊,將會造成美國損失10%的GDP;EIU的研究估計,若再不採取抗暖化行動,氣候變遷將會造成全球經濟在2050年之前至少萎縮3%。
WEF在今年元月發布的報告指出,「高度依賴」自然資源之產業的經濟價值約13兆美元,佔全球GDP 的15%,其前三大產業分別是建築業、農業及食品飲料業,而「中等依賴」的產業經濟價值約31兆美元,佔全球GDP的 37%。一旦氣候變遷加劇,對自然資源依賴度屬中與高的產業,經濟價值佔全球GDP一半以上,勢必面臨嚴重威脅。
許多領先企業早已積極善用全球新興的綠色及永續金融機制,為低碳轉型與低碳創新做好綠色資本的運籌帷幄。彭博(Bloomberg)的統計資訊顯示,全球與永續相關(涵蓋環境面與社會面)的放貸與債券累計總額,在2019底破兆美元達1.17兆美元。如圖2所示,2019單年度的放貸總額為4650億美元,較2018年的2614億美元成長78%。其中綠色債券2019發行額度為2710億美元,占一半以上。
綠色貸款與綠色債券主要係將資金運用在減碳、調適氣候變遷、以及所有空氣、水、廢棄物、化學品與有毒物質等環保績效改善的工作,涵蓋了能源業、運輸業、建築業及所有製造產業的排碳大戶。圖3所示為2019全球發行的綠色債券之資金用途領域分析,能源(主要是再生能源的開發) 、建築(特別是綠色低碳建築)與交通(特別是低碳運具如電動車及大眾運輸系統)占了近八成的資金用途。
根據我國金管會的資料,截至2020年4月底,我國已累計發行41檔綠色債券,總額約1,111億元。不過目前仍掛牌的36檔綠色債券,大都與再生能源開發有關,距離運輸、建築及所有製造產業能夠啟動全面低碳轉型的綠色資本大爆發,還有一段很長的距離。
SARS教會了我們成為全球的防疫表率,誰能帶領台灣成為世界的低碳先鋒?

 
[ ← backup↑]

 


台北市逢甲大學校友會FCUAA/地址:10665台北市大安區復興南路二段65號12樓之5/電話:02-2708-2462;2708-3427/傳真:02-2754-8571/email:fengchia@ms22.hinet.net/聯絡人:潘秀英‧邱雅婷